安平巨凯金属制品有限公司
联系方式
传真:0318-875197
电话:0318-875196
邮箱:jack@tzjunma.com
产品类别

外墙保温产业面临洗牌

  上海高层住宅大火、央视大火,以及济南2007 年的领秀城小区3 次失火、近期济南西客站火灾,都与外墙保温材料 有关。难道就没有节能、防火两全的办法吗?如何更安全地推进建筑节能事业?外墙保温材料的设计、 监管以及市场还存在哪些问题?记者进行了调查。
  
  保温材料市场探访
  
  上海大火成因公布当日,济南东部一小区业主董女士看着正在搞节能改造、被泡沫板贴得雪白的邻楼,突然想起一个问题:这些材料也是可燃的吗?
  
  其实,董女士所在的楼也刚刚改造完工,只是她从没想到这一点。但她对这件“棉袄”的保温效果是深有感触的:“因为入住时小区还没接通市政供热管网,通热后又不舍得破坏装修,我家一直没装暖气。这一改造,眼下室温得比往年高出三四度。”
  
  建筑节能是利国利民的好事,但是上海大火以后,外墙保温工程的安全性被空前关注。保温材料首当其冲。省消防总队火调处负责人李亚清告诉记者,常用的外墙保温材料泡沫板(模塑聚苯乙烯泡沫塑料、EPS )、挤塑板(挤塑聚苯乙烯、EPS )、聚氨酯(聚氨基甲酸酯、PU ),若未经阻燃处理,都是易燃的,且燃烧会产生氰化氢气体,毒性很大。
  
  “外墙保温材料现在执行的是2009年9月25 日公安部、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联合下发的《民用建筑外保温系统及外墙装饰防火暂行规定》,按照规定,民用建筑外墙保温材料的燃烧性能不应低于B2级(记者注:可燃),建筑高度100米及以上的住宅建筑和 50 米及以上的其他民用建筑,应用A级(不燃)保温材料。”省消防总队建审处副处长王海港介绍说。
  
  但是,记者 24 日探访济南北园大街一五金市场发现,消费者要分辨、买到、用上够级别的保温材料,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  
  这家市场的保温材料摊点拥挤地夹杂在五金电料等摊点之间,无不在显著位置放着白色泡沫板和灰绿色挤塑板的样品,半数的有聚氨酯板样品。但这些样品都是散货形式,没有外包装,板子正背面都找不到任何品牌、厂址、燃烧性能等信息。
  
  “能看看产品检测报告吗?”记者以买主身份在每个摊都问了问,10来位受访摊主都表示“有”,却没有一人拿出来。“在厂里,到时候随货给你。”不过他们并不避讳,“这些样品都是没加阻燃剂的,要加阻燃剂也行,得跟厂里定做。没有一家手头有现货,哪怕是样品。”
  
  “又保温又防火的好东西真有,就是贵。”一位姓朱的摊主说:“普通的泡沫板、挤塑板一立方米300多元,经过阻燃 处理、级别高的得1000来块。除了一些有钱的单位,很少有人用。老早我就不进货了。低于500立方米,厂家也不给做。”
  
  “这里边事太多了。”她有些神秘地对记者说,“有的买方要阻燃的,工程队就送去几张阻燃的样品,接着就吩咐我们换成普通的了。你们小区要搞改造,可得盯好了。”
  
  有机保温材料 还要不要用?
  
  既然泡沫板、挤塑板、聚氨酯这些材料有火灾隐患,不用它不就行么?
  
  “看似很简单,这恰恰是个最难的问题。保温和阻燃可以说是一对天生的矛盾。”多年来一直从事保温材料研究的山东建筑大学教授孟扬告诉记者,外墙保温材料可以分为两种,有机高分子材料(上述三种皆是)和无机材料。前者保温好却易燃烧,后者正好相反,防火好保温差。
  
  一些“先天不足”也使得无机材料一时难唱主角。“比如岩棉和玻璃棉,是矿石、矿渣经过烧结、离心、固化等工序制成,本身就是高污染、高耗能的。其纤维在空气中容易飘散,引起人哮喘、皮肤瘙痒。为了定型要加粘合剂,又是一种有机高分子材料,导致整体防火性能降低。”
  
  岩棉和玻璃棉在济南市场上用得多吗?在上述市场,摊主王艳告诉记者,这两种材料倒不贵,价钱介于泡沫板和挤塑板之间;但怕雨,得另作一道防水,施工比较麻烦。而且弄到工人身上会引起瘙痒,用的比较少。济南用得最多的还是泡沫板和挤塑板。
  
  “岩棉受潮后保温性能会降低。而且这种材料比较重,比同样厚度的泡沫板、挤塑板、聚氨酯要重 2-7 倍。吸了水更重。挂在外墙上容易掉下去。"孟扬说,现在看,用无机材料做保温,技术还不成熟。
  
  “有机保温材料经过阻燃处理(最现实的办法是加阻燃剂),也能达到B1‘难燃’级。特别是酚醛树脂,很容易就能达到 B1 级。”但是由于建筑市场不规范,层层发包到了最后,工程队剩下的钱只够卖孬料。加上人员抓来就用,现场操作不规范,都是事故频发的重要原因。
  
  孟扬认为,出了问题固然要解决,但不能为此就放弃了建筑节能,这是一项拯救地球家园的事业。“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数据,中国每年新增建筑 18 亿平米,是所有发达国家年增量的总和。若把要求节下来的65% 放弃掉,耗能就太惊人了!”
  
  两全之策:方案比材料更重要
  
  “现在所有的争论都集中在保温材料 ,其实,方案比材料更重要。”孟扬认为,使用“薄抹灰”多的施工方案隐患越多,从国家图集、标准,到地方实践,都应该考虑改改了。
  
  几乎所有的外墙保温火灾案例都发生在施工阶段。完工后,保温材料被砂浆包裹住就好多了。而“薄抹灰”至少需要6道工序:外墙刷胶—粘保温材料—打铆柱—压网格布—刷聚合物砂浆—刷装饰涂料或贴瓷砖。这样下来,一栋楼动不动就得个把月,保温材料长期裸露在外,大大增加了火灾隐患。干一道工序换一拨人,也造成沟通不畅、责任不明。
  
  孟扬认为最可行的是“一体化板材”施工方案,在工厂将保温、保护、装饰层加工在一起,就像一个个“三明治”一样,一次性装在建筑外墙上就好。这样就没了保温材料裸露和接触明火的可能。德国法兰克福早在20 年前就这么做了。
  
  至于造价,薄抹灰(外饰面刷涂料)施工每平方米 120元,一体化板材施工每平方200元。这样做和“薄抹灰+外饰面贴瓷砖”的成本基本相当。这种办法在济南天桥区政府大楼、无影山办事处等已有应用。
  
  说起隐患,山东建筑大学法政学院孙晓冰认为,外墙外保温企业资质管理混乱也亟待解决。“我国有防腐保温资质标准,却是针对管道保温工程制定的,不适用于外墙外保温工程,造成掌握外墙外保温技术的企业无施工资质,有资质的不熟悉外墙外保温技术。 ” 他建议建立外墙外保温队伍专项施工资质管理制度、施工人员培训上岗制度、专业承包和担保制度,减少施工隐患。
  
  外墙保温产业 或将重新洗牌
  
  大火会促进消防标准规范的修订吗?消防专家早就关注了这个问题。临沂市消防支队高级工程师李富征2009 年曾撰文称:在我国,尽管相关标准对外墙外保温材料的阻燃 性提出了要求,但对外墙保温的防火安全性却缺乏明确具体的规定。对此,尽快提出预防方法或解决措施是十分必要的。
  
  孟扬觉得,单就外墙保温领域说,这次大火是一个反思良机,应该对所有外墙保温的方案、标准、规范在坚持建筑节能的大前提下,进行重新梳理、完善,使之更有效地遏制、消除火灾出现的风险。
  
  “比如为什么现在 80% 的建筑外墙保温还在用‘薄抹灰’?因为国家有图集,依此设计就不会有风险。要改善,标准是源头。如果是这样,外墙保温产业可能会重新洗牌。保险公司、高校科研团队、业主等社会力量可以参与到火灾防范中来,形成一道更广泛、厚重的防火墙。”孟扬如是说。 返回上页